• 哀伤的年末 -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sutiti-logs/97546635.html

    今年重庆的冬天特别冷,断断续续的感冒和头晕目眩紧跟着我,经常有一阵阵陷在枕头里的飘忽的头昏感觉,怎么也睡不够,又怎么都醒不来,每个月允许自己迟到两天,这样迟到着迟到着,我的考勤表上估计花踏踏一片了都。

    昨晚打完麻将回家,某人已经睡得香喷喷了,被子里特别暖,我把两根冰棍一样的脚放在他身上,他竟然也像汤婆子一样欣然承受了,还发出惹人爱的叽叽咕咕声,这就是家庭温暖之于我的意义——想想平时吧,此人清醒的时候,那绝对是面目可憎,每晚为了谁来霸窝,我们都要你推我让。那么,那些在严寒的冬天把老婆的臭脚丫捂在自己肚皮上的好男人们啊,你们是都去了哪儿?

    这个月是赤贫的一个月,9号就会到来的招行的账单数目惊人,遑论建行的、交行的、商业银行的……所以,我们是欠了多少钱啊……

    年末特别想出逃。看了好一会儿那些在南方的旅游日志,我的心飞到海边,飞到海鲜上,还有暖和的太阳的光。二妹在遥远的东北过着快活的日子,每天都在告诉我雾凇、火炕和乱炖的滋味,有时候想想,去东北也没什么不好。只要,只要别让我天天奔波在北滨路和财富中心之间,想着完成不了的工作业绩,想着时间就这样,哗哗地流过去,自己却老了。

    分享到:

    评论

  • 你这属于欺负老实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