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sutiti-logs/69784153.html

    今天晚上,小学同学聚会。

    我是昨天得到通知的,然后粗略地算了一下,已经是小学毕业的第十六年,也就是说,有的人,我已经十六年没有见过,立时在群里一一钻入她们的空间,不久我便颓丧地发现自己成了冠军——体重在三位数,且十位数不为零……我变得唉声叹气,对蒋胖也没有好言语,想来想去都是蒋胖监督不力,她自己倒是瘦了,可是她的学生们呢?蒋胖说,你这个人,你看你大学同学就坐你对面,怎么没见你有半点紧张!我也立刻想起来,我不是每天都在和高中同学搓着麻将吗?

    昨晚我在家中兴奋异常,12点还张罗着要喝凉茶降火。某人受不了了,拿眼睛瞟我,讽刺我:你这是激动之中有一点点的焦虑,焦虑之中有很多的激动!上床之后,更是翻滚得连床单都起了褶子,也没能入眠,突然想起了好多事,用一句很普通的话说,就是,记忆像开闸的洪水……我想起,小学的时候有一年去大沙坝春游,我带了一些果脯,结果在翻阅沙堆的过程中,我的果脯们纷纷沾上了沙,令人很生气;我还想起,那个盛产小鱼的池塘,那些叫做万年掺的小鱼和整片的水葫芦,我在那儿,为郭星家的小猫捉了很多小鱼;还想起一个月黑风高的小学四年级的夜晚,我和蒋艳在郭星家学打麻将,那天停电,极大的雷雨,我们有时候怕得躲在麻将桌下,等闪电过去,我们又钻出来,趴在麻将桌上,用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虔诚之心,研习麻将,向我的麻将恩师蒋老师和郭老师致敬!我每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就对自己说,想完了这件事,我就能睡着了,可是一直想啊想啊想啊……最后想起我们五姐妹的事来,终于,害羞地,睡着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