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年生死两茫茫 -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sutiti-logs/166739686.html

    其实,十年生死两茫茫是一句很矫情的话。

    今天是母校六十华诞。所以从前日起,微博上就默默地出现了好多信息,视频图片还有一些煽情的小句子。今早,当我傻呆呆地站在机场,等着接客的加班任务,戴着耳机,看了一遍校庆搞笑视频,看到最后,就更加傻呆呆地泪湿眼眶。我是有多么热爱华师大?想念它的一切,尤其文史楼的一桌一椅,一花一草,和我们的10舍309,阳台上锈掉的栏杆,翻个身也会吱哇乱叫的上下铺。但我又问自己,你真的爱它吗?它就在那儿,日渐老去,而去年上海一行,我也把时间花在了海底捞小肥羊这些没有内涵只有欲望的地方,并不愿意早起去学校里走走,我总以为,还会有大把机会,也还是和身边的那个人。

    十年之前,我们都还是校庆志愿者,每见一个有些名气的师兄师姐,便凑上去,想央人家签名。十年之后,想念的却都是一些凝固了的东西。比如河东食堂门口的布告栏,有热水气味的曹阳游泳馆,后街上满当当的食肆,还有我的老师们。尤其冉冉。从前是那么不耐烦地听他在楼道走动就会大声喊我们的河南嗓音,也为他某次课中冲上讲台为周圣伟擦黑板而吧唧过嘴,还总嫌他不好看又过于自信。但是现在,每每遇到困境,总是想念他一本正经为我们算命的样子。却再也想不起来,他的劝诫是些什么。

    还有我的尖尖,白开水的伟伟,小A减的洋洋……哦,小A减的应该是刚刚。呵呵。

    这一年,你们在上海庆祝,我在重庆加班。中山北路3663号锣鼓喧天彩旗飘扬,我却胃痛得紧,眼皮也一沉再沉,像真正的老妇人那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