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sutiti-logs/15791559.html

    收到昔大学同学的短信,竟伤感得无以复加。

    短信说,冯至仙游十五年,绿歌犹在绕梁间。子胥江畔空伤月,栗女长裙奉美言。今遇冯君忌辰,忆七年前并肩戮力,草作以奉。

    让我感念的,正是“七年前并肩戮力”几字,仔细回想,诚然。关于冯至,《伍子胥》,倪文尖。我之大爱。现在都远去了,如果你让我回忆,我只能想到,伍子胥的流亡,至于为什么,如何,却不清楚。就好像倪文尖的另外一课,废名的《桥》,留下的影像,不过也就是红色绿色,糊涂色。我曾非常喜爱倪文尖的课,因着他上课的第一句,他说过,读中文系,你们比别人,什么也不多,只多一点眼光罢了。按我理解,大抵是说,中文系的小浮夸和大寂寞。果然,一别学校多年,我什么也不记得了,为什么自己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为什么能耐着性子看完《静静的顿河》,为什么老师要倾力推荐我们去看《本能》而《本能》到底演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而同学之间,铭心刻骨的,也只是寝室里的那几个。旁的,都淡了。

    忽然想起两件趣事来。

    那时候风行免费电话,某某号码,拨通了就能享受三分钟免费电话。我们没事就在寝室里拨。有一次是帮小a减询问校报主编的感情状况,她那时候觉得人家很帅,我自认为和那男生没说过几句话,人家必定不知道电话是我打的,于是很大大咧咧地问,你有没有女朋友,你想不想交女朋友。结果人家就一句话:李业陶吧,你搞什么鬼呢。吓得我有一个月不敢去开校报例会。

    再有一次是小a减冒充无知小妹妹给我们班级的某男生打电话,那男生在我们看来,是一年不洗澡的类型。但他当时在校园里主持一档节目,好像是叫《风铃草》,于是小a减大喊,某某哥哥,你的声音好好听哦,我好崇拜你哦,我们明天下午在后门的蛋饼摊子见吧……就差没“么么”几声了。其间电话到了三分钟时限,小a减再锲而不舍地拨过去,并恬不知耻地说,哎,哥哥,我们家穷,我打的是免费电话。

    本来还有很多,忽遇催稿,嘿嘿,下次再揭露。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不咸不淡 2011-02-22

    评论

  • 呵呵,难得写点正经文字.不错不错.一引经据典就把我这个浅薄的人看晕了.
  • 为啥都揭露我,死女人,想我得很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