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的赌博都是我的至爱 -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sutiti-logs/11435619.html

    题目就是我全部想说的话。

    麻将三天。

    总账,我输了30元!这是对麻神坛斗士极大的羞辱!!所以说啊,一旦你掌握了一门手艺,就得勤加练习,这样才会铁杵成针。麻将啊,你永远是我心头大爱!虽然地主和金花也在奋起直追,但是能让我一想到就手痒心痒屁股痒的,还是只有你呀!

    但还不是最惨的,最大的羞辱是,我听了该死的SPP的话,我们俩高兴地从沙平坝(号称是她的大本营)朝着陈家坪出发,竟坐上了相反方向的车,一路屁颠屁颠的地摇到了水晶郦城,等到同车的人都消失了,司机也下车抽烟了,我们呆呆地站在空旷的渝北大地上,悲从中来……为了麻将,还要打车往城市的另一端进发。所以,有一个头脑清楚的同伴是我出行的第一要素。

    在第二夜的麻将大战中,我输红了眼,准备把团团托付给曲子,不过她没有接住我的团团(肯定是故意的呀)!团团脑袋朝下,直直地栽到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可怜的团团唧唧地尖叫起来并夹着尾巴缩到了一旁,我的心都被揪紧了。她好一阵没有理我,而是扑向了某胖女人的怀抱。后来我拿出杀手锏,给她吃了一枚生土鸡蛋,她吃得巴巴地响,这才原谅了我,又把脑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于是这么一个迷乱之夜,我痛失五十大洋。

    分享到:

    评论

  • 请输了九十元的手下败将回家反思。
  • 就是,团团有一个方脑壳的妈
  • 我就在想,那天被搭了脑壳的不是团团而应该是你,猪脑壳啊!居然坐到龙湖去了!

    我觉得你们团团肯定是愿意跟我走的。有你这样蠢的妈简直是一种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