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sutiti-logs/11297673.html

    今天太阳出来了。

    然后在某胖子的强烈要求下,看了她的博客,感动得眼泪哗哗的(当然只是在心里哗哗了一下,要是被对面的老大看到我真的在哗哗,估计他的八卦心理会得到最大程度的冲击)……

    昨天收到荷叶短消息的时候,我正在给团团收拾小破窝,一边收拾一边想,团团好冷哟。然后得知他们的结婚申请终于批下来了(历时N月,筹划N年),感慨军婚就是不一般啊!我也没想太多,就顾着提醒她给我们团团带铺窝窝的小衣服。根本没想到,他们正在小树林里,被自己的爱情长跑感动得流眼抹泪。

    仔细想想,我们这一批同学真的都太伟大了,太不容易了。一对一对动辄十年八年,仿佛是十天八天,扛扛也就过去了。岁月算什么,在爱情的过程中,但是回头一看,爱情全是岁月来证明的啊。

    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清楚地记得,在那个风骚的艺术节上(主要是我们的演出服装很风骚),这对军婚夫妻是怎么好上的(当然,这个“清楚记得”也是从同学那里八卦来的);还记得,在腐朽的教学楼的巷道里,海燕给我看凯凯写给她的情书,还送了我两张照片,我都写了字,一张写的是“我的海燕”,一张写的是“海燕的凯凯”。

    也还记得,那一年的那一天,我坐在你的旁边,看着电影,掉着眼泪,你紧张地对我说:香草味道的,快化了。然后递给我最喜欢的冰淇淋。你穿着蓝色的衬衫。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不爽 2008-11-30

    评论

  • 已引用.
  • 我们都是执着的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