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吻的力量 -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sutiti-logs/10550095.html

    在做婚纱照像册的时候,我们翻箱倒柜,把从前若干年的通信和日记搜了出来,找到一些肉麻的句子,放在像册上。仔细看看,也真的十年了。

    事实上,这么感人至深的东西居然没有感动到任何朋友,不少人看了,他们大多认为这是不靠谱的不知道从哪儿抄来的一些话,尤其是胖丁写的那部分,那简直一定是抄的。只有我妈,很认真地读了一遍又一遍,还感动得掉下了眼泪,发出了一些同样很肉麻的评价。并且命令我们,再加印一本,也要这些照片和这些话,送给她!

    在我们认真翻阅从前那几百封信的时候,我发现在其中一封信里,某人竟发出强烈又饥渴的声音,说想要吻我(讨厌!真讨厌!),挖,我于是非常激动,忙把手臂和脚板都放到他的面前,一边念信,一边用眼神示意他得到了吻我的荣幸。他唯一的反应就是用满是厌恶的神情把我掀开!

    在26岁的高龄,想要得到痴迷的亲吻,真是很难。

    不过现在不难了。每天早上,天麻麻亮,就有一张潮湿而温热的小嘴拱到我的脸上。那就是我的团团。她用四个爪子按住我的头,然后一遍遍舔我的脸,如果这个时候我睁开眼,就会看到一双深情而滚圆的大眼睛,当然,不管我是不是睁开眼,她的动作都不会变,那就是,继续亲。我如果把她掀开,她就会拱到被子里,找到我的脚板,继续亲。我如果把她掀下床,她就会立刻跳上来,继续亲。我如果把头埋向某人的怀抱,她就会用爪子扑打巴巴,让他滚开点,然后她站到我们中间,继续亲。

    由此,爱真是没有止境啊。

    分享到:

    评论

  • 团团果然是少不更事啊
  • 原来团团还是你饥渴的慰藉挖?唉,可怜的团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