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the sidebar        
  • 一家两口,以接近300斤的高贵体重,向上海缓缓滚去……

    希望能在浦东机场见到张大帅哥和他的小黑马。祈祷中!!

    上海的朋友们,阿拉来咯!

  • 当我们赶到卢米埃却发现一个小时之后才有一场《波斯王子》,我就暗叹不妙,果然,猪幺妹一秒钟也没耽误,就扯着我去了楼下的永辉,我的百元大钞们啊,不知道你们中的哪几位又要离开我了……

    一进超市,此人先后表达了要买游戏机、吸尘器等物的渴求,我毫不犹豫地一一拒绝,然后贪婪地站在宠物专区,觉得我们团团这也缺那也缺,被一顿臭骂:你这个财迷你这个抠门鬼除了给团团买东西你什么钱都不愿意花!我说好嘛,那给你买点生活必需品嘛……一时的心软是万恶之源,两张红皮皮离我而去,换来的,是一大包食物和无尽的肥胖。

    终于等到《波斯王子》开场。看这场电影,买爆米花和可乐是错误的决定,不但我们剩了一大半,我看到离席时前前后后的座位上都堆着内容丰富的爆米花桶。是的呀,大家都去看帅哥去了,谁还吃这些玩意儿!事实上从成年的波斯王子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一颗爆米花也吃不下了,他的眼睛那么性感,鼻子那么性感,嘴巴也那么性感,有这么性感的一个男人在面前,谁还想和爆米花接吻呢!最最劲暴的是,事后猪幺妹承认自己也几乎要为波斯王子改变性取向。

    至于电影本身,我给4颗星,情节跌宕,打斗炫丽,女主角较为迷人。

    要是我也拥有一把时之刃,一座永远也用不完的沙漏,我就要把人生中的那些美好,一遍遍重播,我还要亲吻波斯王子,一百遍啊一百遍。

  • 高考结束后的某一刻。

    某人紧张地问我,高考是不是结束了?

    我也很紧张地问他,你这么紧张作甚?难道綦江中学又给你发短信了?你那在綦江中学读书的娃儿考得怎么样嘛?

    他说,考得好极了,想上什么大学就上什么大学。

    请问,这不是发梦吗?

  • 昨晚雷雨交加。

    轰隆隆轰隆隆。

    团团一阵胆寒,于是,流屎了……

    一屁股啊一屁股。

    洗屎屁股的幸事由她巴巴一力承担。撒花!

  • 周日。

    早早起床,给团团洗澡,顺便将周六晚不请自来的另一胖朋友钟同学打醒。该同学醒后即生气地喝了两瓶椰奶,吃了两个芒果六个山竹。

    给团团洗白白后又把自己洗白白。而后和钟同学高高兴兴地去午饭。新世界楼上小玩子料理手卷两枚,涮涮锅两只。撑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又在咖啡厅约见了新近失婚的某某。

    这次婚姻及男人批判大会是成功的,有效的,在她们的帮助下,我又看清了男人的一些真面目,但与此同时,我给自己灌下去半盆薯条,这些薯条变成脂肪,贴在肚皮上,贴得我好难受。席间,我没有说什么话,我的脑袋被午饭蒙住了。但是我一直在努力地想,婚姻,到底需不需要感情呢?以前我一直认为,婚姻的前提一定不是条件的对等,至少最重要的那条不是,一定得是感情基础。但是,十几年的感情,够有基础了吧?为了在一起,彼此都付出那么多的代价,最后呢?生活的丑态历历在目。所以,我们干嘛还要相信感情?但是,难道我们又真的能不相信感情吗?只有时间才知道,爱有多伟大,我想,它应该还是对的。

    晚上又是搓麻,把前一日所得尽出,还倒输100元。

  • 周六。

    睡到接近自然醒。勤劳的团团她爹(比爹地土气了好多)一大早就驱车回渝上班。所以胖朋友找了个倒霉的司机来接我们回重庆,司机在高速上以140的速度绕了一个多钟头,才在风雨中的桥头见到瑟缩的我们。午饭是大脚菌鸡汤,给团团打包的鸡肉加起来得有半只鸡那么多。

    饭后,离胖朋友飞机的时间已经不多,但她坚持要再来一碗凉糕及冰粉。所以当我们赶回重庆的时候,已经距起飞只有一个小时。百忙之中,朋友还不忘吃点山竹平息一下自己的紧张情绪,真是可歌可泣。

    等朋友走后,我立马约了麻友,是夜,胜。

  • 此前,一直怀可看可不看的踌躇心情。蒋胖再三告诫我,一定会跳水的,开场半个小时,780的票你200元就能买到,真的,你等到买,傻子才买原价票呢……好吧,我们夫妻巴巴地等到。

    可是开场一个小时后,原价280的票卖到了400元,绝不跳水,只能涨水……某人气愤地说:走,我们回去看非诚勿扰!于是,我就只在门口的门口,听到那句,我爱你,是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的信仰……两人捂了捂荷包里准备买票的500元,悻悻地走了。

    其间,有买到假票的情侣一对,被保安拦住,女生嚎啕大哭,哭得保安都心软了,放其入场。某人马上狠捏我的胳膊,把我往门口推,想让我哭,但是我很理智地告诉他:人家至少有假票……

    全家都恨蒋胖!

  • 4月30号那天,当我惊觉第二天就是五一,我的心激动不已,忙问某人,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某人懒洋洋地答,过节呗。心中暗恨。妈妈的,太不把我放在心上了,是我们谈恋爱12周年的纪念日好不好!!

    次日,本来决定在家给他做顿大餐,但何仙姑邀我搓麻,我马上就去了。然而正在朋友家吃饭的时候,苏某人支支吾吾,前后矛盾地给我打了几支电话,暗示他接我来了,让我回家。一钻进车里,发现后排座一个硕大的黑色纸袋。

    问,这是什么。答,包包。问,干嘛。答,礼物。问,什么礼物。答,许多许多年以前的五一节呀……高兴!!真高兴!!

    于是夫妻俩高高兴兴地看电影过纪念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