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the sidebar        
  • 春节乏善可陈。

    麻坛不是太得意,总的来说,是一个“输”字。

    也累,用苏某人的话来说,就是一直在小六六上度过了这N天,奔波劳碌。

    好了,终于上班了,仍然是个累。

  • 脸巴上长了一颗青春痘,还冒着小白芽。

    终于在望向30岁的这个新年,证明自己依然年轻。

    看看我贫瘠的30岁吧,与两位数的体重已经阔别多年,开始不爱写字,也再没有拿到新书的第一时间就要把它啃掉的冲动,习惯了叠衣服洗碗,也知道如何收藏心事,了解自己只是世界上微不足道的存在,时常沮丧,却不再彻底伤心,可能这些全部都是成熟的表现。

    5年前的我所以为的30岁女人,必须有所担当,知所进退,而现在呢?

    年前的工作几乎告一段落,每天都在期待,随时可以享受假期。

  • 开始学车之后,我承认自己曾经洋洋自得过,也曾经幻想马上拿到证,我东开西开,带着团团走南闯北,吃香喝辣。但自从开始倒杆,每次上课我都会被老师骂得不知方向,他总是说,你这个笨蛋你往哪边打往哪边打,看车屁股看车屁股乱瞄啥子你,错了哎呀你考你考个屁你考。终于在考前练车中,把我的眼泪成功吼出,完成了我和他人生中的又一件大事。

    所以十次倒杆,我大约只有五次能成功。就这样,我还是坚持报名考试,就在昨天。前几日,苏某就得意洋洋地跟他的刘姓女性朋友打电话,我坐在一旁听他兴致高昂地说,对,李业陶周三就要考倒杆了,哦,过不了过不了,不出意外的话肯定过不了。万一过了?嘿,那就是意外撒。好吧,我恨恨地忍了。

    考前三天,我就像当年中考体育一样,尿频得不行,心里紧张,我什么都不怕,我就怕考砸了老师又骂我,作为一个优生,从小挨老师骂极少,基本是被老师呵护成长起来的,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造成我夜不能寐食不下咽(朋友,你放心,我没瘦),还在QQ上和我妈针锋相对吵了一顿,好吧,终于迎来考试了。

    早上6点,天还是一片黑,苏某就用爱心送考车将我送到了遥远的地方,天黑了一个多小时,我冻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开始考试了……好吧,后来,我没看见奇迹——果然砸了。这个笨蛋果然如同她老师所说的那样,考了个屁!

    回家后郁闷不已,在接到不少慰问和鼓励的同时,还遭受了很多嘲讽和打击!尤其是苏某的的刘姓男性朋友,专门致嘲笑电话一枚,气得我真想冲下楼去揪他女儿的屁股!

    总的来说,我非常沮丧非常非常沮丧……可是,我想把这一切都归于驾校老师的身上,应该是他不懂得如何教育一个自小到大都很完美的乖学生吧。

  • 今年重庆的冬天特别冷,断断续续的感冒和头晕目眩紧跟着我,经常有一阵阵陷在枕头里的飘忽的头昏感觉,怎么也睡不够,又怎么都醒不来,每个月允许自己迟到两天,这样迟到着迟到着,我的考勤表上估计花踏踏一片了都。

    昨晚打完麻将回家,某人已经睡得香喷喷了,被子里特别暖,我把两根冰棍一样的脚放在他身上,他竟然也像汤婆子一样欣然承受了,还发出惹人爱的叽叽咕咕声,这就是家庭温暖之于我的意义——想想平时吧,此人清醒的时候,那绝对是面目可憎,每晚为了谁来霸窝,我们都要你推我让。那么,那些在严寒的冬天把老婆的臭脚丫捂在自己肚皮上的好男人们啊,你们是都去了哪儿?

    这个月是赤贫的一个月,9号就会到来的招行的账单数目惊人,遑论建行的、交行的、商业银行的……所以,我们是欠了多少钱啊……

    年末特别想出逃。看了好一会儿那些在南方的旅游日志,我的心飞到海边,飞到海鲜上,还有暖和的太阳的光。二妹在遥远的东北过着快活的日子,每天都在告诉我雾凇、火炕和乱炖的滋味,有时候想想,去东北也没什么不好。只要,只要别让我天天奔波在北滨路和财富中心之间,想着完成不了的工作业绩,想着时间就这样,哗哗地流过去,自己却老了。

  • 昨晚愤愤不平。看《非诚勿扰》的时候,有个长相极为平平的女女被选为心动女生,她表示当选白雪公主自己也很意外。这让我猛然心动,遂问男人:你说,要是我也去了《非诚勿扰》,会有人选我当心动女生吗?他非常坚定,又装作很坦白的样子说:肯定不会。听了这句话,我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等缓过神,一连问了好多个“为什么”,此人惊慌地说:不信你问你妈……我干嘛要问我妈,还想把责任转移到我妈身上!

    我想,肯定也会有一两个眼神不太灵光,脑袋被门板夹过……的有钱人爱上我的吧,因为,谁没有青春貌美的时候,谁又没有年老色衰的时候呢!而你,经昨晚一役,没能成功把我气死,就只有等着看我年老的皱纹和漏风的门牙吧。这个,就素爱情!

  • 是做足了准备才看的《忠犬八公的故事》,却还是嚎啕大哭,一塌糊涂,声嘶力竭,抽噎不止。

    也许只有把你当做生命全部的动物,才会用余生,完全一个漫长的等待。

    十年,直到它走不动了,它老态龙钟,直到它死。

    而看完之后,我头痛欲裂,伤心难以自持。

     

  • 情路坎坷的小王同志又一次走到失恋的边缘,这两天我们心中都非常忐忑,他不打电话来吧,我们忧心其身心有了重大变故,忍不住奔走相告,楼上苏先生和楼下刘先生彼此都很揪心;他打电话来吧,我们又害怕听到哭哭啼啼的醉话,见到站也站不稳的囧样子。

    这是一场迅猛的爱情。他好像一夜之间,深深爱上了已经爱他多年的那个女人,他的初恋情人,当年被他狠心丢下一再不顾的人。而且无法自拔了。奈何在他逃离的这许多年里,人家身边有了别的男人。于是表白、求婚、买房都在几天之内,他是定下心要给自己一个家了,可是另外那个男人想要的家呢……于是拉锯一样的,你抢我夺,比电影剧情还要紧凑。最后,可能也不是最后,而是现在,他的一再追逼下,她选择了离开。就在18号那天的温泉中,当我们夫妻还缩在一个草编的小篮子温泉里为他们结婚生子的事筹谋,他们就在另外一个中草药的池子里,说了再见。而且还不是人参池,进补的愿望也没有达成,就元气大伤的,一个去了南坪,一个去了杨家坪。

    回想十日之前,她的生日那天,他求婚成功,苏某竟比男猪脚还高兴地喝了个烂醉,这一切,如今怎样收场,父母家人,失去主人的钻戒,购房合同上两个人的名字,和抛弃了深圳生活回归的决绝。

    苏某很机智地说:还好钻戒是可以免费更换的……好吧,钻石,你的下一位主人,又在哪儿。

    我们一直不解的是,他这无缘无故的爱到底是从哪里油然而生长成草原的,而今竟要死要活痛不欲生。友情提醒:一个近30岁男人的眼泪,真的不珍贵啊不珍贵!

  • 明天是我们射手座的小公主,李团团(有时候也叫苏团团)小姐的四岁大寿,惊闻奶奶准备吃小羊为其庆生,恐怕赶不及回去,那么,麻麻巴巴就吃火锅泡温泉为她庆生好了……

    2010年是团团较为多舛的一年,生病、住院、断断续续地尿血,我时常有危机感,尤其托托出事之后,原先存美好心愿,想的是我们团团起码也要活13岁,可是今年我好害怕,怕突然有一天见到悲伤的场景,或是听到不能承受的消息。对团团的希望也只剩下一点,不学本领没问题,脾气倔强没问题,性格自私没问题,只要你健康,你自己高高兴兴地活着。

    要一直看到你在门口焦急又兴奋往我身上跳的样子,要一直感受你毛茸茸的小身子在整个冬天给我带来的温暖在整个夏天给我带来的燥热,要一直闻到你臭臭的小舌头舔我脸的气息,要一直照顾你给你擦眼屎给你洗屁股给你穿衣服给你说很多的心事。

    团妹,你要好好地活!还是要活13岁!起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