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the sidebar        
  • 这两天真是被呛得食欲不振。

    惊觉那位狐狸精小姐这一年半载,风雨不改,三餐定时,守候我的微博啊。您怎么那么爱我?要走了我的前夫,霸占了我的家庭,还可以理直气壮地每天盯梢我的小生活?是,您没有男人,我送给您了;您没有家,我把自己的拆了也送给您了;您有微博啊,您看我的干啥呢?我送给您,您也想加个V搞个小三认证吗?大家各过各的,您又何必为我的痛苦时刻而欢喜,为我的幸福时刻而唏嘘呢,我们没有那麽友好,真的。我觉得自己有容人之量,也胆小怕事,所以我没去找您的看您的人肉您的吖……既然您爱看我的,那我只有重视您的存在了,不然,您那种被偶像忽略的心情得有多失落啊!

    我不知道您会不会也顺带爱看我的博客,奉劝您,真的,离我远点儿,我现在护子心切,家庭和睦,别再猴唧唧地想要我的东西了。您是不是觉得看一看就把那十几年的过去,我的故事就看成您的了?求求您不要偷看我的微博博客,虽然喜欢我的人不多,但是我不需要您这份爱。有很多名人可以看呢,您可以专找那些小三儿的看,你们有共同话题,谈得拢。

     

  • 六公主有三个星期没有洗过澡了,放眼整个财富中心,她是灰扑扑的第一名,正逢此时,天上还掉下好大一滩鸟粪,重重地抹在前档玻璃上,今天,最迟明天,姐姐一定带你去洗得香喷喷。因为,明天姐姐要去吃音音儿的喜酒,七千一桌吖亲,小驹不干净可能会怒不接待吖亲。在这么高档的场合,黑黢黢的蒋嬢嬢表现出了她十分小农的一面,居然邀请我们去打五元的麻将!五元!我怕打二十四小时都凑不齐茶钱!自从她又开始一天能从淘宝接收五个包裹之后,高级生活的影子在她身上荡然无存了!

    亲家母告诉我,今年人和街小学已经需要十万的赞助费了,而且这十万你还得求爷爷告奶奶才送得出去。我立即为生生的未来很是忧心——可能十五万也搞不定啊。蒋嬢嬢也决定为了生生小朋友的远大前程,势必找个富豪,满足我的集资上名校需求。还没有对象的宋嬢嬢等人,你们也要努力。

    这两天背上长了几个红彤彤的小痒疙瘩,心中焦躁难耐,对冰激凌的爱慕之情又默默上升了很多个百分点。我听人说,吃冰激凌的时候,娃娃也会觉得冰沁人,那我下午吃的时候应该可以告诉他:这就是传说中的“冷暖自知”啊娃娃。

  • 这几天春寒料峭,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新婚,有人分手,有人快要结婚,有人密谋分手……世界上所有的事,都不过“纠结”二字。

    我那坐上了火箭的小王建啊,今日就要去扯证,我简直带着一颗妈妈般的心,盼他茁壮成长,开枝散叶。听说这种玉成好事的,大媒应该得大红包一只,等我慢慢向他索取。

    昨晚钟亚丹小姐也不甘示弱地秀出了婚戒,都是好事都是好事。

    我自己也突然得到了好多人的关心,大家纷纷询问我为什么要给日志加密,那当然是……不可告人了……谁还没有点弯七扭八的小心事呢。

    昨儿一晚上看完了《霜降》,严歌苓太狡猾了,字号超大,间距惊人,所以实际上,没几个字。有种隔靴搔痒的不解气感。那个混乱的家庭,心机的女主,无缘故的爱与不爱……好像并没有打动我。合上书,我还是想到了苏童的《妻妾成群》,那显然是档次之作。这一本,诚意欠奉。但是里面有极反叛的一段,关于高干子弟的奢靡,它竟没成为禁书?这些用词难道不是比《丁庄梦》来得赤裸又不得党的喜爱多了吗?

  • 《痴男怨女问沈爷》貌似比我的心头肉连岳系列更为轻松,口味偏重,几天马桶时间就被我翻了个底朝天,还有一些小段子萦绕心头。我就喜欢这些说话无甚分寸的老男人!不知道这位爷和《我有一个朋友》那位小庄姑娘有何牵连,他好几次提到人家!好几次!其实,情感专栏可能也不是那么难写,应该不需要太多的诚意,凡事看淡一点,顺劝大家看淡一点……也就成了。

    昨日看到一个帖子,大抵是问:你们收到过最匪夷所思的情人节礼物是什么?于是那些答案也真的都非常匪夷所思!有送远古时代某种虫子的化石(据我判断还可能是假的),有送一把侧耳根的,有送游戏点卡的而且这个女事主完全不耍游戏,还有一个老公可有意思了,他说,送99朵玫瑰……结果是从云南拉了一箱子玫瑰……多的都有。

    自年初在单位抽奖活动中惨淡而归,二少爷就向我许诺,要给我做一个奖池,每月抽取百元小奖,年终抽取千元大奖,今天他居然提出,2月奖池就是情人节礼物,并且还要加上诸如倒贴500元、倒赔1000元等内容,让我气血上涌!见势不对他又提出一枚新方案,让他也参与抽奖,得点袜子内裤什么的,但是我又不是傻瓜,他只能当赞助商和公证员!不然,老子又有可能要惨淡而归!

  • 今天其实是星期六,但我们单位依然上班。一口气要上11天班,为了20号能开始的春节长假。

    其实也不长,只有9天,却让我想起来都觉得难熬。不愿回去的故乡,不敢出现的街头,不想遇见的人与事。只有一个“熬”字能说明我的春节心情。要是可以一个人,在暖烘烘的房间里,各种歪七倒八地看书看连续剧,整天不说一句话,肚子也根本不觉得饥饿,更没有人跑出来为我安排今天你要干嘛,那有多好。休憩……可能和自己相处才能叫做休憩。

    可是,爸妈还在家里兴冲冲等着呢……人生,你是多么无奈。

  • 一夜入夏,又一夜入冬。

    终于在这个特别冷的冬天,我感觉到,手脚成日冰凉,脂肪并未燃烧为热量,而是兀自增长。

    生活尚算不疾不徐,不乏关怀疼爱,各种。不点名。

    又听了一遍《沙龙》,还是被那些从前就打动的歌词又一次击中。留住温度速度温柔和愤怒,捉紧生命浓度坦白流露感情和态度。呵呵,大家都还好吧……不好也要给我说好,生活就是这样帮助小屁孩成长的。

    这个礼拜虽然才过去一点点,曙光未现,我却已经将它排满。今晚洗脸做身体,回家给小峰峰电话当好知心姐姐;明晚和真真咖啡当好知心妹妹;后晚三十好几如初恋的男人之生日宴;周五温泉周六话剧。的确满当当。就连梦,也没有什么空余。近日连番出现在梦里的是一拨又一拨同学的脸,小聚,大会。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老去。

    有的时候还是会想,时间你怎么过得那么快,仿佛昨日,我还站在艾坪山上的那个鱼塘旁边,啃一根甘蔗,小心翼翼地捏着嚼过的皮,而那根旧的鱼竿,还没有被新年里第一条上钩的鲤鱼拉断。

  • 《失恋33天》是我怀着无聊又讥讽的心情去看的,在我初初料想,失恋算什么,失恋谈何伤筋动骨?却在黑压压的电影院,人群的中间,为它掉下了真诚的眼泪。

    哭点有三:

    其一,公众泪点。世上最肮脏的,莫过于自尊心。此刻我突然意识到,即便肮脏,余下的一生,我也需要这自尊心的如影相随。当小仙儿追着计程车,开始想要不要脸地挽救这段感情的时候,当她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喊不要丢下我的时候,当她坐在朋友婚礼的现场,透过婚礼进行曲的光影,开始哭泣的时候……我都好像看到了自己,那个失去了勇气的自己,那个穿着婚纱,笑得面目狰狞拼命不敢让自己掉眼泪的自己,如今总一味顾影自怜:你以为你能永远爱我,其实你错了,我以为能等到白头到老的一日,其实我错了。

    其二,同样公众泪点。白头到老的传说。买台冰箱,保修期才三年。你嫁个人,还要求这个人一辈子不出问题吗?它告诉我,婚姻真的就是经营,还有算计。每段感情都有竞争者,如果你不够强大,就索性别争了,因为有的时候,真心无效;有的时候,大家都拿出真心来,你的那一份就无效。

    其三,曲终人散。路人甲乙丙丁对着镜头,祝福或诅咒自己的前任。有一个男人说的是:我希望她永远不会记得我。这句话真够混账的。

     

  • 大巴快完了。

    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最终是被证明还是证伪,但没人想要冒险,尤其是一个已经陪伴了我7年的居所。

    从最初的中国博客网算起,我的部落格生活也快9年了,虽然总是稀稀拉拉,平平常常,也不敢把人性中最为直接和丑陋的东西一一陈列,但是它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样很珍视的物件。我也曾想,必须得有一个男人,爱看我的博客如同爱我,才能获得我的爱。但是事实总是难如人愿,强求到最后会成为强迫,变得不惹人爱。

    但这个可爱的博客,对我自己来说,仍然深得我心,在无聊的时候无助的时候无力的时候,我会突然翻到中间的某一页,然后一篇一篇往前或是向后翻看,越看越爱自己,如同白痴。

    所以,接下来是要怎么办,那些细碎的心事,以后要如何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