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the sidebar        
  • 小熊的辅食之路很坎坷。万里长征才走了一厘米,现在又倒了回去。

    四个多月,小熊便开始了第一顿米粉。回馈我们的是四天便秘。

    胆战心惊地停了半个星期,又开始吃米粉,也,这次效果不错,该吃吃该拉拉,于是斗着胆子,给他加了果泥。

    马上又回馈我们两天便秘,伴随肚儿鼓鼓光胀气,半夜哭号不睡觉。哭啊哭啊,哭着哭着,夜里四点哭到六点,扑啦啦扑啦啦扑扑啦啦啦一满屁股粑粑,然后又高兴了,和他爸爸在床上踢着小球,笑到了天亮。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则漫画,某妈画的,夫妻俩欣喜若狂地分别给父母打电话报喜,说的就是:妈,终于拉了!对,三天了,拉了,好大一堆,好臭,哈哈哈……这情形与我们家的如出一辙,自从有了娃,全家最爱的话题就是屎尿屁——小熊同志的屎尿屁成为比国家大事还重要的倪家大事。

    于是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给他吃点别的东西,他看到我们吃饭,就着急,抓碗,抢筷子,像八辈子没见过饭的猪八戒一样!

    星期天小熊很嗨皮,因为和姐姐一起去逛了动物园。动物园里好多东西都引起了他的注意,比如在啃竹子的熊猫,在拉屎的骆驼,还比如新买的伞车上一块他认为可以啃的布,但是他最爱的,还是集所有动物于一体的爸爸……一看到爸爸那非洲野猪一样的脸,小熊就乐不可支,高兴得一甩一甩的。

  •  倪小熊是个劳模。

    白天他栽起屁股睡,雷都打不醒,一到晚上十二点,他就开始上班了,光荣的职业是保安。必须要人抱着走来走去,巡查四周,看看有无盗贼烛火,一直巡到三点,方才下班,休息片刻,也就是五点,他虽然不上班了,但是开始吹牛,到处汇报他的光荣事迹,啊呜啊呜地可以说到八点。面对这个话包包,不管你有多困,都要强打精神美滋滋地回应他,要是你不耐烦,那你就完了,他要嚎得地动山摇,哭得泪水双爬流。虽然没人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人家绘声绘色,又笑又聊,眼神妩媚,没牙的小肉牙龈随着笑容时刻展露,可能是在摆他被评选为全国劳动模范和五一奖章获得者的故事吧。这个时候,我深深地了解了一句话,什么叫做吹空龙门阵!

    这个过美国时间的中国男人,是不是应该把他送到美国去!

    更万恶的是,这样的摧残下,我还是没有瘦……

  • 最近两个月都在忐忑等待着的系统彩超终于在上个礼拜四完成。一个人躺在床上,任由医生摆弄几十分钟,那种心情……还好的是,我们拿到了外星人标准照四连拍。看到照片的第一时间,我就大喜:这娃长得太像我了吖!和爸爸好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当然,他爸爸的失落是难以形容的。拿着照片翻来覆去想从自己脸上找到一点共同点,事实是,虾米也没有找到。

    最近进入了腰酸背痛的周期,觉得坐也不是,躺也不是,人也更加懒乏,除了热衷于购入各式水果和出入母婴店,真的连街都不想上。接下来,我要开始花大本钱为生生准备物件了,这个钱坨坨!

  • 天天都和准妈妈群的未来丈母娘以及婆子妈们聊天,觉得自己热爱QQ的本质又要回来了。

    不变的话题之一是这货到底带不带把儿吖?昨天大家分析胎梦,说是有凶猛动物出现的梦,大蟒蛇吖胖犀牛多半是儿子,反之,楚楚可怜的小白蛇,那就是素贞了……我于是很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前前后后和动物有关的梦,除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动物李团团以外,我还梦见过几次小猫,而且是那种一窝一窝的小奶猫往我身上扑,还有一笼一笼的灰鸽子往我怀里扎……挥也挥不掉……

    在老早老早,早得我自己都还不知道生生小朋友的存在之前,某日,他爸爸告诉我,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海边抓鱼,抓来抓去也抓不到(像不像杉菜的爸爸?),这时候来了一只小海豚,帮他抓了一大堆……所以,你其实是小农民工吗我的娃?

    还有俩朋友更神奇,在同样的老早老早,一前一后告诉我,梦见我怀孕了……其一强调,是儿子,儿子。

  • 忽然之间,天下的婆子妈都是多么可歌可泣又备受理解呀。。。。。。原因嘛,生生小朋友,你知道的。当医生说这娃端坐肚中,叉着小腿儿,吃着手指母儿,那是多么无法无天的一幕呀!

  • 今早,群里的姐妹们终于给我醍了醐灌了顶,怪不得我智商一路下跌,每天只能写一篇稿子然后就会死去活来,因为我吃错了DHA!我一直在想药瓶子上那“随餐”二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可是这么多年的药物经验告诉我,起码也得饭后半小时,但是事实上,大家对我说,随餐就是喝汤的时候吃,哽白米饭的时候吃!唉,幺儿啊,我的小臭皮蛋儿啊,原来我一直没吃对啊……怪不得对我的智力毫无帮助,不知道你咋样了!

    最近非常累,稿子比山高。自己的杂志要写,别的杂志也在写,到处的稀饭都吹不赢,昨天还把我拉去开了一个什么读本编写会……连孕妇也不放过的课堂内外!办公室里居然有了倒计时牌……离发片还有XX天!大家冲啊!请问,怎么高考又回来了??

    重压之下,我也很狡猾地把稿子求爷爷告奶奶地约了一些出去,然后像可怜的黄世仁一样,等杨白劳们的回音。这么大的工作强度,可能只有麻将才能释缓我的焦虑,可奇怪的是,最近根本没人约我!大家都忘记我了!可能大家以为我很有胎运,纷纷非常顾忌,生生小朋友,你知道的,其实……

  • 不知不觉,小臭皮蛋儿有一百天了。上面这句话是含着热泪敲下的,其实真的不是不知不觉,而是敲锣打鼓与度日如年。不管怎么样,280天的漫长大肚皮之路,已经迈过了三分之一还有余。为什么我从25岁老到30岁,只要一眨眨眼,从30岁老到31岁,却是那么漫长呢,时间不忍心把我变老,可是,这份恻隐之心是不是来得太晚了点?

    最近胎教频繁。钟嬢嬢大手一挥,给生生小朋友买了豪华音乐大礼盒,于是每晚,家里都会响起叮叮咚咚的钢琴声,莫莫特和贝贝芬,很高级有木有!但是老子后来发现QQ音乐里也有这些钢琴曲,还不要钱!可连播!听完阳春白雪,还有下里巴人,爸爸亲唱《泥娃娃》《数鸭子》《好爸爸坏爸爸》……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没有一首歌的词儿是对的。昨儿晚上,饭毕,大家都悃得昏沉沉,爸爸完全没有放过小臭皮蛋儿,用最后一点精力为他选了很多儿歌,然后还说:我们睡一会儿,幺儿,你注意听音乐,你学习!

    醒来之后,我挣扎着看了一会儿《此生未完成》,涕泪涟涟哪。睡前又听了一会儿某人猥琐的胎教,内容包括吧唧吧唧地飞吻他的小臭皮蛋儿,还要说:肚皮里面的朋友,你乖,爸爸喜欢你……好像比起前几天,多了一句表达爱意的台词了。

  • 困乏,头晕,觉得身体里的小小光和热又快用尽,所以常梦见旧时朋友,几乎和梦里找厕所的次数一样多,用菜菜的话说,这是从前的生活才给予我力量?其实换句话说,要是可以在家躺着,睡个死去活来,就好了。全年最忙碌的一段已经开始,我也觉得自己好久没有如此紧逼的工作状态,有点难以招架。

    娃儿他老汉昨天振振有词地告诉我,他这几个月也没白忙活,每天都在辛苦胎教什么的。我很仔细地回忆了一下他的胎教内容,就是三句话:幺儿,我是你爸爸。幺儿,你要听妈妈的话,要乖。妈妈很辛苦。这三句话的先后顺序有时候会变,语调还都是土气的丰都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