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the sidebar        
  • 这两天真是被呛得食欲不振。

    惊觉那位狐狸精小姐这一年半载,风雨不改,三餐定时,守候我的微博啊。您怎么那么爱我?要走了我的前夫,霸占了我的家庭,还可以理直气壮地每天盯梢我的小生活?是,您没有男人,我送给您了;您没有家,我把自己的拆了也送给您了;您有微博啊,您看我的干啥呢?我送给您,您也想加个V搞个小三认证吗?大家各过各的,您又何必为我的痛苦时刻而欢喜,为我的幸福时刻而唏嘘呢,我们没有那麽友好,真的。我觉得自己有容人之量,也胆小怕事,所以我没去找您的看您的人肉您的吖……既然您爱看我的,那我只有重视您的存在了,不然,您那种被偶像忽略的心情得有多失落啊!

    我不知道您会不会也顺带爱看我的博客,奉劝您,真的,离我远点儿,我现在护子心切,家庭和睦,别再猴唧唧地想要我的东西了。您是不是觉得看一看就把那十几年的过去,我的故事就看成您的了?求求您不要偷看我的微博博客,虽然喜欢我的人不多,但是我不需要您这份爱。有很多名人可以看呢,您可以专找那些小三儿的看,你们有共同话题,谈得拢。

     

  • 《痴男怨女问沈爷》貌似比我的心头肉连岳系列更为轻松,口味偏重,几天马桶时间就被我翻了个底朝天,还有一些小段子萦绕心头。我就喜欢这些说话无甚分寸的老男人!不知道这位爷和《我有一个朋友》那位小庄姑娘有何牵连,他好几次提到人家!好几次!其实,情感专栏可能也不是那么难写,应该不需要太多的诚意,凡事看淡一点,顺劝大家看淡一点……也就成了。

    昨日看到一个帖子,大抵是问:你们收到过最匪夷所思的情人节礼物是什么?于是那些答案也真的都非常匪夷所思!有送远古时代某种虫子的化石(据我判断还可能是假的),有送一把侧耳根的,有送游戏点卡的而且这个女事主完全不耍游戏,还有一个老公可有意思了,他说,送99朵玫瑰……结果是从云南拉了一箱子玫瑰……多的都有。

    自年初在单位抽奖活动中惨淡而归,二少爷就向我许诺,要给我做一个奖池,每月抽取百元小奖,年终抽取千元大奖,今天他居然提出,2月奖池就是情人节礼物,并且还要加上诸如倒贴500元、倒赔1000元等内容,让我气血上涌!见势不对他又提出一枚新方案,让他也参与抽奖,得点袜子内裤什么的,但是我又不是傻瓜,他只能当赞助商和公证员!不然,老子又有可能要惨淡而归!

  • 今天其实是星期六,但我们单位依然上班。一口气要上11天班,为了20号能开始的春节长假。

    其实也不长,只有9天,却让我想起来都觉得难熬。不愿回去的故乡,不敢出现的街头,不想遇见的人与事。只有一个“熬”字能说明我的春节心情。要是可以一个人,在暖烘烘的房间里,各种歪七倒八地看书看连续剧,整天不说一句话,肚子也根本不觉得饥饿,更没有人跑出来为我安排今天你要干嘛,那有多好。休憩……可能和自己相处才能叫做休憩。

    可是,爸妈还在家里兴冲冲等着呢……人生,你是多么无奈。

  • 一夜入夏,又一夜入冬。

    终于在这个特别冷的冬天,我感觉到,手脚成日冰凉,脂肪并未燃烧为热量,而是兀自增长。

    生活尚算不疾不徐,不乏关怀疼爱,各种。不点名。

    又听了一遍《沙龙》,还是被那些从前就打动的歌词又一次击中。留住温度速度温柔和愤怒,捉紧生命浓度坦白流露感情和态度。呵呵,大家都还好吧……不好也要给我说好,生活就是这样帮助小屁孩成长的。

    这个礼拜虽然才过去一点点,曙光未现,我却已经将它排满。今晚洗脸做身体,回家给小峰峰电话当好知心姐姐;明晚和真真咖啡当好知心妹妹;后晚三十好几如初恋的男人之生日宴;周五温泉周六话剧。的确满当当。就连梦,也没有什么空余。近日连番出现在梦里的是一拨又一拨同学的脸,小聚,大会。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老去。

    有的时候还是会想,时间你怎么过得那么快,仿佛昨日,我还站在艾坪山上的那个鱼塘旁边,啃一根甘蔗,小心翼翼地捏着嚼过的皮,而那根旧的鱼竿,还没有被新年里第一条上钩的鲤鱼拉断。

  • 大巴快完了。

    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最终是被证明还是证伪,但没人想要冒险,尤其是一个已经陪伴了我7年的居所。

    从最初的中国博客网算起,我的部落格生活也快9年了,虽然总是稀稀拉拉,平平常常,也不敢把人性中最为直接和丑陋的东西一一陈列,但是它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样很珍视的物件。我也曾想,必须得有一个男人,爱看我的博客如同爱我,才能获得我的爱。但是事实总是难如人愿,强求到最后会成为强迫,变得不惹人爱。

    但这个可爱的博客,对我自己来说,仍然深得我心,在无聊的时候无助的时候无力的时候,我会突然翻到中间的某一页,然后一篇一篇往前或是向后翻看,越看越爱自己,如同白痴。

    所以,接下来是要怎么办,那些细碎的心事,以后要如何安放?

  • 在遇到不想面对的事时,依然会很快地转身跑掉,觉得自己还保有一点骄傲。

    只是,那个会着急四处找我的人,又在哪儿呢?

    《苏州河》里有一段:

    ——如果我走了,你会像马达一样去找我吗?

    ——会。

    ——会一直找吗?

    ——会。

    ——会一直找到死吗?

    ——会。

    ——你撒谎。

  • 切了狠狠一块西瓜,装进盘子,端到床边,然后用手将它掰开……好吧,就在那一瞬间,我生命中无数次的乌龙又迸发了,尽管事前我不是没想过它可能的存在,可它还是吓了我一跳:西瓜被我掰成了一块又一块,它们跳落在床单上,地板上,晕开一汪又一汪的甜汤,还有很多黑黑细细的籽,沾在四处。于是我的周五晚上变成了擦地板和洗床褥。

    我想到了那个丧失了自理能力的自己。做饭时,全世界都是我滴落的调料;炒菜时,油一定会溅到身体的四面八方;洗衣服时,泡沫可以跑来跑去跑到一些你根本想不到的地方;削水果时,一定会有它掉下去的时辰……是,我就是一个戳锅漏。

    我想到这些,悲从中来,不由得站到还舍不得拆去的婚纱照前,对着那个人说,你为什么没有把我变成一个能干的贤妻良母,而又是为什么,你要丢下这样一个没有了刺的刺猬,没有了尾巴的小鱼。这个仰赖着你的爱而生存的小动物,今天走的每一步,都很艰难。而你,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逃开?

    洗澡的时候,又顺利把自己的脚挖出一个血淋淋的大窟窿。好吧,这些都是生活给我的惩罚,也是它给我的礼物。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