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the sidebar        
  • 上班。

    和一大堆人待在一起的感觉非常踏实,虽然大家并不说话,都自己忙自己的,但是眼睛的余光随便扫扫也能看到很多脸,比一个人在家苦苦等待朋友们上线的感觉好多了。

    有点忙,要写的稿子也堆起来了。

    有一件让我们大家都非常开心的事:我终于快要进入体重两位数的区间。体重三位数的女人没有未来的嘛,谁不想要一个闪光光的未来吖!届时再发表获奖感言!

  • 在对自己进行了一系列非常不切实际的妄测之后,我把自己的名字往一个美好的地方改了一步,现在我叫“豆苗”了,而亲爱的馨悦,也成了我知心人第一名,学会了亲切地唤我作“豆苗”,虽无此体态,但充满向善之心。

    可是,豆苗出生在一个不好的家庭,私人厨师今晚做了四道菜:水煮牛肉、泡椒兔丁、腊肉炒豌豆片、芽菜肉片汤(这个菜是头天剩下的)……两个人围着四盆菜,一人吃了三碗饭,还有一人吃了四碗,把所有的菜和肉,一扫而空。

    吃了饭,相互贴了贴肚皮,很知心的,开始吃水果。

    忽然就想起,蒋胖妹教育我的,只要我们瘦了,还怕没有万千男人爱慕吗?减肥就是麻将中的下窖过程,只要下窖了,胡牌还会远吗?

    可是,我的窖也?

     豆苗还是想下窖!

  • 唉,叛徒还是出现了。

    我已经连续一个星期的晚饭,就在向朋友们四处炫耀了我不吃饭的强大饥饿能力之后。

    这个星期异常丰富,仔细想想,都是从何仙姑生拖死拽让我去吃烤鱼开始,干锅肥肠、火锅、羊肉汤锅……每一天都极其油腻!在我默默开始吃喝之际,她却卯足了劲头开始减肥了!这是什么世道!好吧,我没有婚礼要举行,我反正露过肥大的胳膊穿了婚纱,我的生活,嗯,可以朝胖子的方向略作倾斜了。可是当我每天吃晚饭时,还是会心有不甘地说,唉,何仙姑又瘦了一斤了,这个时候,某人总是很快活地告诉我,放心吧,你等着看她结婚以后!那,我就在这个体重等着?

    为了让我今天不吃晚饭,中午就塞饱,昨夜某人特意熬粥到10点半,牛肉虾皮小蘑菇稀饭,不出意外的,在熬好的第一时间,我就品尝了半碗,再加点酱油,又来半碗。

  • 昨天没脸来更新。

    在自周五起的三个夜晚,我均大开杀戒,之后又都痛苦地趴在马桶边上,欧欧咽咽地吐了很多堆。

    然后是体重的不变,这简直就是莫大的惩罚,只比反弹好一点点。

    直到昨晚再次隔绝了晚饭,才有脸来见大家。

  • 亲爱的们,我还活着!

    今天吃了一瓶酸奶,一碗鸡蛋菠菜汤,此刻非常饥饿无力,心里回想起亲家母的教诲,真想采用她说的小面一碗减肥法!!算了,再熬熬。

    刚才称重,已经回落到116,嘿嘿。

  • 头昏眼花,四肢无力,进入天塌地陷的状态。

    在吃了几根菠菜,喝了小半碗菠菜汤之后,我的脑袋开始像大力水手一样不管用了。

    今晚部门有活动,连小妹儿同盟也邀约我去吃喝……能控制住吗?

  • 说过太多立誓的话,均未实现。

    仍要再次立誓。

    好女不过百!!

    李业陶,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