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the sidebar        
  • 奥运之夜,谁也不想做饭,于是就有了鸡汤大厨和肯唧唧小伙苏胖娃为我准备的晚餐。

    属于两个人的全鸡宴。

    竹荪鸡汤,卖相不好,味道却好得要命。

    廖记棒棒鸡的香辣翅尖。

    两枚墨西哥鸡肉卷,我的大爱。

    两枚香辣鸡腿堡。

    胜利之翼和香辣鸡翅,好吃好吃。

    连我自己都在想,为什么我们俩能吃掉这种分量的晚餐?

    吃饱喝足,收拾心情,端出我最心爱的玉米味的酸奶,坐等奥运。

  • 昨晚,我先于某人到家,因着麻友有约,急迫的心情促使我钻进了厨房。

    好吧,我的手艺就是这么迷人啦!

    火锅鱼大餐。

    准备好一切,拿起电话。

    ——快回家哟,我把菜都做好啦!

    ——呀,你今天好乖哟!

    ——是呀,还给你准备了好多碗碟要洗呢!

    ——靠。

    又及,从相机里发现几张小家混乱生活照,一并贴上。

    高层就是这样,不时有停水的隐忧。

    收到购自淘宝的游泳眼镜,于深夜12点,以咸蛋超人造型出现。

    各怀鬼胎的父女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