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the sidebar        
  • 其实,十年生死两茫茫是一句很矫情的话。

    今天是母校六十华诞。所以从前日起,微博上就默默地出现了好多信息,视频图片还有一些煽情的小句子。今早,当我傻呆呆地站在机场,等着接客的加班任务,戴着耳机,看了一遍校庆搞笑视频,看到最后,就更加傻呆呆地泪湿眼眶。我是有多么热爱华师大?想念它的一切,尤其文史楼的一桌一椅,一花一草,和我们的10舍309,阳台上锈掉的栏杆,翻个身也会吱哇乱叫的上下铺。但我又问自己,你真的爱它吗?它就在那儿,日渐老去,而去年上海一行,我也把时间花在了海底捞小肥羊这些没有内涵只有欲望的地方,并不愿意早起去学校里走走,我总以为,还会有大把机会,也还是和身边的那个人。

    十年之前,我们都还是校庆志愿者,每见一个有些名气的师兄师姐,便凑上去,想央人家签名。十年之后,想念的却都是一些凝固了的东西。比如河东食堂门口的布告栏,有热水气味的曹阳游泳馆,后街上满当当的食肆,还有我的老师们。尤其冉冉。从前是那么不耐烦地听他在楼道走动就会大声喊我们的河南嗓音,也为他某次课中冲上讲台为周圣伟擦黑板而吧唧过嘴,还总嫌他不好看又过于自信。但是现在,每每遇到困境,总是想念他一本正经为我们算命的样子。却再也想不起来,他的劝诫是些什么。

    还有我的尖尖,白开水的伟伟,小A减的洋洋……哦,小A减的应该是刚刚。呵呵。

    这一年,你们在上海庆祝,我在重庆加班。中山北路3663号锣鼓喧天彩旗飘扬,我却胃痛得紧,眼皮也一沉再沉,像真正的老妇人那样。

     

  • 一年以前,就讨论过关于今天的一些细节。

    我觉得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把十年以前,你二十岁生日那一天,在你身边的朋友都请到一起,我们再一起喝醉,就好像大家都没有变老一样。我还记得那天的每一个人,虽然有的人已经故去,有的人和你不再熟稔,有的情侣已经离散,如我们这般。我甚至记得席间的一些玩笑话,一些不知深浅的典故,真是十年之前,十年之后。

    而终于到了这一天,我却甚至都不想说任何话,只想悄无声息地,熬过每一个时刻。我想,你是不会看到我的博客。那日,我在人家的日志里看到一句话:如果有一天,有人能耐心地把我的BLOG都看一遍来了解我,那我想他是真爱我,别的,都是狗屁!我忍不住就笑了,却非常得我心。

    让过去过去,让未来到来。亲爱的,我祝你幸福。三十岁生日快乐。

  • 不知不觉的,我在杂志社也待了五年。

    我时常在想,并且在问身边的人,单位里的那些中年妇女都到哪儿去了。也就是说,有一天,我们会去到哪里。但是那一天还没有来,我就已经决定转身。

    想了很久很久要停顿下来,休息片刻。但终以这样的形式,多少带着遗憾和伤感。接下来要走的那条路,我也不知道它是对还是错。我的人生反正也已经失败太多次。

    给自己打气吧,也算是。

  • 最近又迈入了人生的低潮,反思自己这一派的行为心境,好像从来就没有高过。

    五一节前轰轰烈烈地减肥了一次,在饿了第三天肚子的时候,防线轰然坍塌,什么都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吃,并且是胡吃。而这个星期,显然天天都挨不了饿。又一次自暴自弃。

    心情不好更是必然,似乎每天都要大哭一场才能解恨,人生的无趣和无望跃然眼前,失去了方向的脑子,再听不进什么话的耳朵,都想休息。

    本来自己还不觉得,昨天朋友一提,发现状态真的是糟糕得不得了了。

    我是有多不想上班,多不想问世事,多不想醒来,多不想去辨别和学习。

  • 我的床伴,睡在隔壁房间的床上。她每晚有聚会。宣称不吃不喝,但总是出现在比如串串香、火锅、魔石咕噜鱼的现场,我也不知道她是去干什么。回家后就在电脑前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经久不歇。她不让我吃晚饭,也从不给我煮,但是如果有人给我煮好了,她端碗的速度可以参加吉尼斯世界纪录评选。

  • 前日,陪相亲,见大帅哥一枚,殷勤奉茶,口水滴答。感慨失婚女人市场大,世上男人千千万。有无畏之弃妇精神。

    昨日,陪同再度相亲,见小帅哥加超好吃饭菜烹调者一只,心如墙头小草,摇摆不定,只得拼命吃喝,一扫而空。

    原来世界上的男人这么多这么不错呀!我的歪脖子树,你看到了吗?

    昨日下午联想到某人已两天没出现在我的视野,忍不住伤春悲秋,还哭啼了一番,妆也花掉,最后是顶着熊猫眼回的家……哭啼的同时,完全忘记了手机竟然没有带到单位的不争事实,任由它在家中响了一遍又一遍又一遍……回家才发现,男人回来了,还是那死胖死胖的样子,再一看手机,有几十个未接——都是老公打的,立马春也不寒了,腰也不酸了。

    在这个世界上,在2012快要来临的当头,我还是爱我家的这一棵小树苗苗呀!

  • 曾经花了太多的时间去享受爱情中的自我欣赏和验证岁月与真爱之间的关系,所以等到抽身的时候,总是难免伤痛,会觉得其实不可以,不可以一个人吃饭旅行走走停停,不可以安排夜晚与黎明,把每一个空白都标上快乐的注脚,也找不到和自己相处最好的方式。亲爱的,我懂的。我也时常困惑,也时常问自己:如果有朝一日,我可以一个人吗?得不到答案。

    和你聊着天,我突然就失语,突然理解为什么有时候你的头像会闪,会发来一段又一段的笑话,是说给我听,是说给自己听?可我在自己的漩涡里难以自拔,总会忽略你的笑话,也没有想过怎样让你更开心,亲爱的,我错了。

    生命在20岁的时候教会我们爱,却在30岁的时候让我们学习离开,都是必修课。选择,所以那些痛苦的选择,都得由我们自己承担,而选择会带来的结局,谁也无法预知。前几天打开好久没关注的朋友的博客,上面只有一句话: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这句话,你看到了吗?它让我热泪盈眶。要对十年前的自己说什么?我是有太多的曲折不想经历,太多的错失不能弥补……可就算让我们风平浪静,也会有风平浪静背后的惊慌。所以,惊涛骇浪又怎样?我们没有在怕的!

    亲爱的,你勇敢一点,女人生来就是被爱的,现在,代替男人,加倍爱自己。上天对你很好,非常偏心,给了你漂亮、优雅、聪明和豁达,这些都让你的朋友我非常羡慕,你就用这些,去遇见属于你的下一段真爱。我们一直都在。Nobody Else.

  • 我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具体如下:早上要一个人早早起床,坐106路公交再转107路公交,上班,中午吃食堂,下午继续上班,晚上没饭吃,坐107路公交再转106路公交,回家看电视,开一盏小灯,一个人洗洗睡了,还要把门锁得死死的。等第二天的天亮。真是无比凄惶的一幕又一幕。平时总毫不留情地拒绝姐妹们的邀约,喊她们不许来破坏我的夜晚,可是现在,我巴不得给她们一个一个打遍电话,让她们每天和我吃和我睡。心里的弱者跳出来在哭。

    是有多少年没有一个人生活过?或者是,我根本没有一个人生活过。

    不知所措。恰逢重病。24小时ON CALL。

    至于我男人,哦,没有离婚,他到江津人民那赚钱去了。可能真的有一天,我能捏着用我的孤独换回来的钱,过上不事生产的好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