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the sidebar        
  • 明天是我们射手座的小公主,李团团(有时候也叫苏团团)小姐的四岁大寿,惊闻奶奶准备吃小羊为其庆生,恐怕赶不及回去,那么,麻麻巴巴就吃火锅泡温泉为她庆生好了……

    2010年是团团较为多舛的一年,生病、住院、断断续续地尿血,我时常有危机感,尤其托托出事之后,原先存美好心愿,想的是我们团团起码也要活13岁,可是今年我好害怕,怕突然有一天见到悲伤的场景,或是听到不能承受的消息。对团团的希望也只剩下一点,不学本领没问题,脾气倔强没问题,性格自私没问题,只要你健康,你自己高高兴兴地活着。

    要一直看到你在门口焦急又兴奋往我身上跳的样子,要一直感受你毛茸茸的小身子在整个冬天给我带来的温暖在整个夏天给我带来的燥热,要一直闻到你臭臭的小舌头舔我脸的气息,要一直照顾你给你擦眼屎给你洗屁股给你穿衣服给你说很多的心事。

    团妹,你要好好地活!还是要活13岁!起码的!

  • 昨晚雷雨交加。

    轰隆隆轰隆隆。

    团团一阵胆寒,于是,流屎了……

    一屁股啊一屁股。

    洗屎屁股的幸事由她巴巴一力承担。撒花!

  • 做奇怪的梦,竟连续三晚梦见同一个人,还是遥远、清白、较为陌生的男人,这事让我每天迷惑,所以估计今晚难逃再次梦见的命运。

    昨天发现团团有尿血及热重的病况,心中焦虑,希望巴巴速速抽出时间带小狗妹去看病。食量还好,活泼如常,尤其黏人,盼知情医生出现!

  • 团团是个有心机的家伙,每晚,当麻麻和巴巴入睡,她总是乖乖地待在自己的小篮子里,静待麻麻给她盖上两层被子,以一副温顺的小虐表情,眼睛大大朝着麻麻睡觉的方向。可一到半夜,她听俩人微微的鼾声,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就轻轻地跑出篮子,跳上床来,踩巴巴麻麻的头,报仇!叫你们不邀请我睡床!而后削尖了脑袋钻进温暖的被窝,所以每天早上,麻麻总是看见团团缩在被子的深处,缠绵地抱着麻麻的腿,不给她看黑脸是绝对不会下床的。而麻麻厉声训斥团团之际,总有个男人霍猫打杂地抱着厚脸皮的团妹,宽慰她未曾受伤的小心灵。

    知道什么叫慈父多败女吗?

  • 每年比年终盘点还让人记挂的自然是团团的生日。

    三岁了。三岁生日显然是快乐的,在一向娇惯她的奶奶的宠爱下,吃了许许多多的肉,啃了许许多多的小排骨之后,是夜,团团激动了,她想尿尿。于是她披着自己的小毛毯,从窝窝里冲向阳台。可惜,小毛毯沿途都牢牢地搭在了团小胖身上,所以,尿尿也不由分说地浸满了小毛毯……这家伙,回到窝窝以后,死也不肯再把小毛毯也拖进去,还真是一只爱干净的小狗妹。

    生日这一周,创下了七天换七件衣服的记录。所以,我们团团的衣服不多啊不多。

  • 最近麻麻很忙很忙。

    早上天不亮就拉着团团去便便,晚上业已黑暗,还拉着团团去便便。自从团大小姐来了重庆,每天紧紧抱着我睡觉的对象就换了,那家伙,不管你把她拨到哪儿,她都能立刻爬回来,抱住麻麻的腿,在被子里睡得小身子一颤一颤的,呼呼的响,心情好时,梦中还来个臭屁,心情不好,则要唉声叹气。事实上她的心情应该很好才对,天天都吃鸡肉菠菜饭,麻麻还给她添置新衫两件。对此,巴巴很有意见,说什么我早就没衣服穿了团团却有十几件衣服你还要给她买。那有什么,你买一件衣服够团团买40件了。

  • 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托托的病还是没好。依然瘫痪着,躺着,眼眶也深陷着。

    每三两天会看看这个帖子,然后发现,托托还在生病,就忍不住要掉几滴泪水。但是从来不跟帖,也不知道说什么。只一个人在心里,堵得慌。

    昨天梦见托托的病好了。不知道是谁告诉我的,于是赶紧打开爱狗网,点进熟悉的帖子。可是,梦是假的。

    希望我的梦成真吧。托托,你家的户口还给你留着呢,快点起来,又是一年了,该上户口了!

  • 巴巴,我是弯弯,我能来你家吗?

    自团团被我妈抢回去之后,我的心非常失落,每天晚上回家,再也不会一靠近家门就听到愉快又焦灼的亟亟声,这让我难过,真想再养一只小狗啊,我的弯弯。